您的位置: 首页 » 88娱乐家 » 所以其所属类别为民俗类而不是传统技艺类

所以其所属类别为民俗类而不是传统技艺类

杨风申今年79岁。作为省赵县南杨家庄村五道古火会的会头,他是“省级非遗传承人”。去年2月19日,他在制作古火会上需要燃放的烟花时,被警方,后被法院以非法制造爆炸物罪,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。

杨风申觉得自己,制作了20年烟花,从来不知道这会违法。他提起了上诉,目前还在焦急等待二审的结果。

因为身体原因,杨风申被取保候审,窝在家里的他并不知道,此事已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争议。

有评论认为,杨风申事件反映了古老民俗文化与现代秩序之间的冲突。法律和传统民俗活动应找到一条既确保安全又成全文化的径,实现应有的互洽。

杨风申制作烟花的火药原料已被门,剩下做梨花瓶的纸筒堆在院子墙角。

6月25日,赵县南杨家庄村烈日当头。79岁的杨风申坐在自家宅院,略显粗大的旧T恤塞进皱巴巴的粗腿裤里,腰带扎得周周正正。

和大部分上了年纪的村民一样,杨风申小学文化,不太识字,大半辈子务农为生。

村民们说,在种地上,杨风申没有特别的过人之处。但自从1996年担任村里五道古火会的会头以来,杨风申算是村里有影响的人物,他主持操办了村里近20年来最盛大的古火会活动。

每年元宵节,位于赵县县城东约5公里的南杨家庄村都要举办“五道古火会”,在这一天,全村及周边村子的乡亲们白天来此赶庙会,晚上焚香祭拜、燃放烟火,表达祈求五谷丰登、国泰民安的愿望。

据当地文化部门考证,五道古火会已在南杨家庄村流传了几百年,近些年不但没有,反而一年比一年鲜活生动。

当地老人们说,“五道古火会”有多种说法,比较主流的一种传说是,“五道古火会”是为了纪念一位五道将军,五道将军是阴司的大神,掌管人的荣禄。他还有监督判案的,甚至可以代替决定人的寿限。传说中的五道将军颇有感和同情心,留下众多救助弱者、之美的佳话。所以老百姓喜欢他、信仰他,建庙奉祀他。

按当地村民的描述,每年元宵节晚上八点左右,一盏五角星状的灯笼亮起来,八个大字“千年古火,永放异彩”。这就是燃放焰火的号令灯,由会头杨风申执掌。号令灯行进到哪里,哪里的焰火就开始燃放。杨风申号令灯缓缓前行,而在它的停留处,炮声骤响、礼花飞腾。

“有的如菊花绽放、有的似玉树临风,有的像流光溢彩的瀑布垂下,有的若钢花飞溅洒满天际,给人带来无限惊喜。”有当地文人曾如此描述古火会胜景,“压轴戏是燃放生肖焰火,肚子里装满鞭炮的纸牛,在经久不息的爆竹声后,一团火焰腾空而起,将焰火表演推向。”

2011年,“五道古火会”被列入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2012年,杨风申成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,2013年,杨风申又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

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当时对该项目认定时,考虑到了有一定的性,但只是整个民俗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,该项目在当地的民俗社会作用是主要价值所在,所以其所属类别为民俗类而不是传统技艺类。并且该项目之所以能够一直传承至今,在确保安全方面也有一定的自控和防范措施。

杨风申说,每年从正月初五开始,他就开始为一年一度的古火会忙起来。在各种准备活动中,最重要的是他亲手制作古火会所需的烟花。自制烟花,这是一项村里流传几百年的技艺,古火会的重头戏就在这自制的烟花上。

按照流传下来的规矩,除了会头杨风申外,村里其他人都不知道制作烟花药的配方。

对于杨风申来说,烟花是古方配置的,市场上买不到,只能自己配制,以硝、铁、硫磺为主。

在当上会头之前,他也只是一个参加古火会的积极,古火会准备期间经常帮老会头杜老命跑跑腿。“有一年,杜老命配制烟花时,让我过去帮忙,边看边做,我就学会了怎么做。”杨风申说。

1996年,师傅杜老命去世。杨风申年近60岁,他顺理成章地接过老会头的班,成为古火会新中国成立后的传人。

No Comment | 88娱乐家 | 七月 11, 2017

 

发表评论

*

* 绝不会泄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