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» 88必发娱乐在线 » 离婚后前夫骂我贱却还让我给他生二胎!

离婚后前夫骂我贱却还让我给他生二胎!

白锦低眸看了一眼那三杯满得都溢出来的红酒,又掀起眼皮瞧了一眼对面坐的左耳带着一串黄金耳钉的男人:“只要我喝完这三杯红酒,祁少就愿意放过我的朋友?”

被称为“祁少”的男人盯着白锦那张妖艳精致的脸庞,一身正装包裹着曼妙的身材,整洁干练的西装下露出凝白的肌肤,胸前的波涛将衣服撑得紧紧的,撩拨而又充满禁欲之气,让祁少觉得下面一紧,只觉得她比那些穿得快要裸奔的女人还挠动他的心。

祁少的眼中不经意地闪过一道光,他松松垮垮地靠在沙发上,自以为地露出一道帅气的笑容:“敢喝,我又有什么不好答应的。今天在这里的都是证人,还担心我吗?”

白锦扯过纸巾擦擦嘴,站起,伸出手道:“祁少是九原的名人,想来是不会为难我们这些小百姓的。我们希望能跟祁少做一个专访,祁少不会吧?”

这便是拉拢祁少了,祁少缓缓站起,握住她柔软的手,笑得暧昧:“这样的诚邀,我怎敢不答应呢?”

祁少的手只略一用力,白锦便身体不稳地跌入他的怀中,刹那间只感觉头晕得紧。随后便感觉一双手抚上了她的腰,轻轻地滑动着:“若是肯陪我在这里玩一夜,别说一个专访,就是让我把你们整个社买下来送给都可以。”

白锦心里恶要死,面上却还维持着笑容,她用手在祁少处一推:“我竟不晓得自己在祁少眼中这么值钱。”

她推开祁少,身子也往后一退,直直撞到一个过来的人身上,只感觉是撞在墙上一样疼。待她回头,血色却从她的脸上迅速退去,登时变得惨白。

‘我给你!白锦,你记住,如果有一天,你再落到我手里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’

那张完美无缺的脸一出现在她面前,就以最大程度挑动她的神经,脑海中再无其他。

他的身旁站着两三个年轻人,旁边则是个长相极为妖艳的男子,瓜子脸,一双狐狸眼,皮肤极白。堪似女子的容貌,妖冶与男子的气质混合,如同暗夜里走出的妖精。

狐狸男见他一直看着白锦,忽然伸出一只手搂住了他的手臂,开口亲昵地问道:“川,你认识她?”

“我前妻,一个。”黎川侧头说道,口气稀松平常,就像在说阿猫阿狗一样,随即目光才又转向祁少,嘴边勾出一抹冷意的笑容,“祁少不是一向喜欢吗?什么时候喜欢上烂货了?”

黎川伸出长长的胳膊就掐住了白锦的脖颈,将她扯到了面前,依旧是那副冷漠的眼神,但是里面的坚冰却是厚不见底,让人见之触目惊心:“前妻,你又修了你的膜骗男人来了吗?可惜假的就是假的,你那一层都不知道被男人捅破过多少次了,还让祁少来做冤大头,你把祁少当傻子了吗?”

祁少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,再看向白锦就变成了的,活似白锦真的勾引过他一样。

白锦被他的大手掐得后颈都要断了一般,在见到黎川后,她的一切语言机能似乎都了,在听到黎川那冷漠的语调与的话后,她的脸色只比方才还要惨白,只是眼神变得更加冷锐!

“我这一层你也捅破过,你那时可是全天下最可笑的傻子。”她被捏得疼得眉头紧蹙,却还是赤果果地着他,嘴角甚至露出一个让黎川想要将她捏碎的笑容!

顷刻间,黎川眸中风雪凌厉,一股极低的气压扫向众人,让众人生生打了个寒噤,让人觉得他会毫不犹豫地拧断那个女人的脖子。

似乎,没有人敢上去劝阻。黎川身边的狐狸眼男见状连忙去拉扯他的手:“川,我们该走了,史密斯先生一定都等急了。”

见黎川不为所动,神情冷峻得如刀锋能砍一般。狐狸眼男再次视图拉扯:“川……”

“砰”的一声,白锦就被丢了出去,猛然便摔倒在了地上,手腕撞向桌子,剧痛袭来。碰倒的红酒哗哗流下,浇在她脸上,眼前一片迷蒙。

黎川冷冷地看着她这般狼狈的样子,最终迈着大步从她身边走过,没有再看她一眼。

初春微寒,再加上她身上湿哒哒的,一出来就不禁打了个冷战。同时,抵挡不住的,还有袭来的种种眩晕,身体似乎不听一般,像是随时要倒下去。

那三杯酒里有料,白锦拿出手机要给闺蜜秦以涵打电话,让她来接自己。可是就在这时,从她身后出现两个高大的黑影,一只手伸出去就牢牢捂住了她的嘴……

白锦只感觉头晕目眩,脑子昏沉沉的,身体又热又难受,让她想要把所有的衣服撕开。

朦朦胧胧中,她被用力丢在了一张大床上,眼前一片白光。她想睁开眼看清楚这里到底是哪里,眼前却只有模模糊糊的一片,嗓子也像是被糊上一般发出不来声音。

随后,只看到一个高高的影子矗立在她面前,接着那身体就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,男性的荷尔蒙气息迎面扑来,让她的毛孔都似张开,不由自主地朝着那气息而去,手腕却被用力扣在床上,那地痛再次袭来时,喑哑低沉的男音也悠悠荡漾开来:“你还真是个,这就忍不住了吗?”

嘴唇被狠狠地吻住,她却无力推开那一片炙热,甚至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沉沦其中。

白锦在柔软的白色大床上翻了个身,一头棕色的短发乱乱地贴在脸上,从被子里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,手臂来回游动着——她习惯性地摸着手机,可是摸了半天没摸到,她揉着额头,才缓缓睁开了眼。

可瞬间,她就从床上弹坐起来。陌生的房间,陌生的床,以及,身无一物的自己。

床上、地上四处散落着自己和男人的衣服,无一不显示着,她昨晚和男人了。

她被陌生人挟持,随后便人事不知。脑子里凌乱地显示出几个画面:惨白的灯光、高高的黑影,以及男人压在自己身上时那渴求的,以及那吻、那手带给她的销魂……

无数个想法瞬间一起涌入脑海,最终,她掀开被子爬下了床,一边捡着衣服,一边找着手机。当她终于找到手机,颤抖着手指按键准备报警时,咔嚓一声,浴室的门开了,她整个人都吓得浑身一激灵。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还是什么人,显然对方并不好惹,若只是个临时见色起意的,上完了她也不会还继续留在这里洗澡,等着被她抓原形和报警了。

只是当她自己冷静,扭头去看犯时,手机便从她手中颓然落地,血色像被人活活抽去了一般,只剩下窒息的冷凝气氛。

此时,他手中夹着一根烟,身上裹着浴巾,露出完美的身材,白皙的肌肤此刻还滚动着水珠;光洁如玉的脸庞,透着从里到外的冷峻,一双泛着冷光的眼眸正深邃地望着她;浓密的眉、高挺的鼻子、薄薄的绝美的唇形,无一不再张扬着令人着迷的高贵与优雅。

逃,成了她此时唯一的念头,再无了昨夜冷嗤他的勇气。她几乎是在惊慌失措中把衣服套上去的,然而那个男人却比她更快一步,一把扯过她还隐隐泛疼的手腕,就将她挤压到了墙上,白锦的脸紧紧地贴着墙,被压得生疼。

“我刚刚如你所愿捅破了你那层假膜,你连声谢谢都不说就要走吗?”黎川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
“我和你无话可说,黎川,你放开我!”白锦只觉得自己现在在他面前毫无,她想推开他,却被他一只手钳住了双手压过了头顶,套在身上的衣服也落了下来,她浑身冰凉的又被压在墙上。顿时,让她觉得满心羞耻!

“我们怎么会无话可说?你忘了,我们曾经是夫妻,白锦。”黎川的手环着她的细腰,那充满与男性气息的身体紧紧贴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,他的唇凑近她几近透明的耳垂,“我也是最了解你人尽可夫本性的男人……”

No Comment | 88必发娱乐在线 | 六月 30, 2017

 

发表评论

*

* 绝不会泄露